学者民进党“政治防疫”积习难改

【两岸快评第700期】

截至3月20日,台湾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135例,其中18日、20日两天分别新增23例和27例,再次刷新单日新增纪录,这让此前日新增保持个位数的台湾防疫形势骤然紧张。那么,是什么让自诩为新冠疫情防控“优等生”的台湾成绩下滑如此之快呢?如果对比2003年台湾“非典”疫情防控中的例子,或许就能找到答案。

菲律宾前总统阿罗约发表声明指出,坚决支持中国为遏制疫情扩散所作的巨大努力,希望这场关乎中国人民、菲律宾人民和全人类健康的防疫阻击战早日取得胜利。

以色列总统里夫林、总理内塔尼亚胡、外长卡茨等通过拍摄视频为中国加油。里夫林表示,我们虽然身在以色列,但心却与中国人民同在。内塔尼亚胡表示,对中国为防止疫情蔓延所作努力表示赞赏。卡茨表示,以色列高度重视以中两国关系,我们坚定地与中国站在一起。

西班牙国王费利佩六世对中国抗击疫情所作努力给予高度评价,并对中国人民表达慰问和支持。他表示,在当前突发公共卫生危机的困难关头,向友好的中国人民致以最诚挚的慰问和支持。疫情牵动人心,西班牙政府高度赞赏中国政府为有效防控疫情付出的巨大努力和采取的切实措施。西班牙愿尽己所能,与中方并肩合作,为遏制和战胜疫情作出贡献。

晚9时,“医管局员工阵线”声称不满意医管局行政总裁高拔升未能正面响应问题,宣布谈判破裂,第二阶段罢工开始。高拔升表示不认为与工会同事是在谈判,“因为大家在同一条船上”,一样面对困境,不希望用罢工表达意见,应该以病人利益为最大依归。

时过境迁,当17年后人类再度面临新型冠状病毒的考验时,在台湾二度执政的民进党当局仍然没有很好地吸取上次的教训,“政治防疫”故伎重演。

一是违反国际惯例,坚持使用“武汉肺炎”名称。WHO呼吁不要再把目前的疫情和地名做关联,但民进党当局始终并几乎是世界上唯一坚持以官方名义使用“武汉肺炎”的地区,进而导致岛内社会铺天盖地使用“武汉肺炎”一词。民进党当局完全是为了一己政治私利,甘愿让台湾百姓违反国际惯例被贻笑大方,也让中华民族守望相助、人溺己溺的人文情怀,在这些民进党政客的私心自用下被破坏污染,也向社会大众做了最坏的榜样。

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麦美娟也表示,多一个人确诊,就有可能更多的人受到传染,她谴责“民主党”在应对疫情的关键时刻扭曲人性,令人心寒,奉劝他们不要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而埋没良知。

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在其社交媒体账号发文支持中国抗击疫情的努力。博索纳罗说:“我们一直关注着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努力”,“巴西和中国在这场抗击疫情的战斗中团结一致。”

原标题:“中国所作努力令人钦佩”(患难见真情 共同抗疫情)

所幸罢工人员暂时只占医管局全部员工的4%,大多数医护人员仍恪尽己任,令服务得以维持。《星岛日报》3日称,这些人在艰苦环境下继续奋战,实在是真英雄,与罢工者的不负责任形成强烈对比。据了解,香港私人执业专科医生协会号召私家医生到公立医院,2日晚已有80多人登记。会长郭宝贤说,招募的医生涵盖不同专科,他们不介意到隔离病房工作,也不认为在公院看病会比较危险。香港护士总工会发起联署,呼吁在职医护人员坚守岗位,部分护士选择提早销假,甚至有退休护士希望重返岗位。香港护士总工会会长苏肖娟透露,护士总工会共有约1200名成员,大多数不同意罢工。此外,香港铁路工会联合会、汽车交通运输业总工会和香港民用航空事业职工总会等联合发表声明,表示不认同医护人员发起罢工,认为是不负责任的行为,影响社会秩序之余,也无助疫情的防治。

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秘书长巴尔金多高度赞赏中国所采取的高效、有力的疫情防控举措,充分肯定中方以负责任和透明态度及时向外界发布疫情信息,并与世卫组织等国际机构就疫情相关问题保持密切合作,相信中方有能力早日取得抗击疫情的胜利。他对中国经济中长期发展前景表示乐观,认为疫情给中国经济带来的影响是暂时的、有限的,强调欧佩克及其伙伴国愿与中方加强沟通合作,共同维护全球能源市场稳定。

“医管局员工阵线”于去年12月成立,初期就鼓吹暴乱及“三罢”。3日,该组织启动第一阶段罢工,并在多家医院外设立街站让承诺参与罢工的医护人员签到。截至中午,有2000多人签到。“医管局员工阵线”主席余慧明称,特区政府“应悬崖勒马,立即进行封关,以阻止疫情在小区暴发”。她威胁港府若3日傍晚6时前仍然拒绝响应诉求,他们将在4日至7日进行第二阶段行动,号召9000名医护人员参与罢工,包括6000名护士、1300名专职医疗人员及800名医生等,占医管局整体人手超过一成。

据香港《头条日报》等港媒24日报道,何栢欣近日在其脸书发布了一篇讽刺有香港警察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的帖文,有网民发现,该帖文的首字连起来读竟是“黑警死全家 一个都不能少”。此事随后在网络上引发争议,有人批评何栢欣“表面正气,内心阴毒”,还有人呼吁香港警察队员佐级协会去信孔圣堂中学和教育局投诉。

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表示,中国政府的反应措施是高效而严格的。当问起“有没有比目前的手段更好的替代策略”时,许多公共卫生官员与专家都认为,中国政府做得很好。

二是硬闯世界卫生组织(WHO)。就在台北和平医院爆出集体感染的前一天,陈水扁对来台的美国议员提到台湾防疫表现卓越,却被排除在WHO外,这对台湾非常不公平。结果其成绩单翌日便被戳穿,民进党当局马上转过话锋说,台湾疫情如此严重,只有加入WHO才能更快地争取到援助。2003年5月出现第三波疫情高峰后,民进党当局依然醉心于5月19日在日内瓦召开的世界卫生组织大会(WHA),要求以观察员身份加入这一国际组织大会。而对大陆一再表示愿意给予的支援,民进党当局的回应却是,“大陆帮不了什么忙,要想真帮忙,就不要阻挠台湾加入WHO”。

《星岛日报》3日发表社论称,一些医护人员为了自己的诉求,贸然采取罢工手段,罔顾病人安危,有违其应负的职责,难获社会大众接受。香港《大公报》3日的社评称,在抗疫决战的关键时刻,竟然有人搞罢工,唯一有利的可能就是病毒了,“这,难道是香港人愿意看到的结果吗?”更令人不寒而栗的是,有人声称罢工目的就是要“瘫痪本港公共医疗体系”,“为达政治目的不惜揽炒,毁灭香港根基,这与过去7个月的黑色暴乱如出一辙”。文章说,搞罢工何止是政治挂帅,更是当逃兵,“如果因为害怕染疫而当逃兵,那么警方是否可以因为汽油弹杀人而拒绝上街执法?消防员是否可以因怕死而拒绝救火?”《东方日报》称,“医管局员工阵线”是去年“修例风波”期间成立的政治组织,企图“反中央反港府”,所谓“全面封关”只是借口,即使港府答应,他们还是会有其他理由搞事。文章称,医护人员的天职是救死扶伤,不是将病人绑上战车讨价还价。这些人满脑子“反中”仇恨,双眼只容下个人利益,哪里有白衣天使的爱心?“南丁格尔在天之灵,恐怕也会感到羞耻”。

日前一名驻守香港北角警署的48岁警员确诊感染新冠肺炎,随后反对派“民主党”竟在脸书发文声称希望“3万警员都受到感染”,还有“公民党”区议员声称要“团购香槟”。香港立法会议员陈恒镔对此批评,自“修例风波”以来,香港警员都成为激进示威者和反对派针对的目标,从网上的冷血言论可见,仇警言论充满政治色彩和目的,完全是埋没良心。

医管局原定2日与煽动罢工的“医管局员工阵线”会面,但对方以特首林郑月娥不肯出席、医管局仅安排一小时讨论无诚意为由,单方面宣称谈判破裂。

赞赏中国所作的巨大努力

香港孔圣堂中学校董会今天凌晨对此发声明表示,何栢欣是以个人名义在其个人脸书专页发表帖文,该文章与学校无关,而该篇贴文发表事前未曾知会校董会,亦未寻求校董会的许可,属于其个人行为。

声明还表示,孔圣堂中学及其校董会一直坚守政治中立,反对暴力及任何违法行为。校董会已成立了专责调查小组,务求查明该事件的来龙去脉,何栢欣于今日起暂时停职,直至调查小组完成报告。

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委员会主席布鲁代表西共体向抗击疫情的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表达慰问和支持。布鲁表示,中国正在采取一系列坚决果断的措施防控疫情,包括积极监测、早期诊断、追踪密切接触者、建设新医疗设施及向疫区提供医疗支持等。西共体高度赞赏中国为遏制疫情所采取的举措,坚定支持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的抗疫努力,相信中国一定能够早日战胜疫情。

联合国副秘书长法布里齐奥·霍克希尔德对中国抗击疫情所作努力表示高度赞赏。他说:“面对这一公共卫生挑战,我对中国人民表达最有力的支持。我们对中国政府、中国人民以及世界其他国家的政府和人民为抗击疫情所作努力深表赞赏。”霍克希尔德表示,共同抗击疫情是加强国际合作重要性的又一个佐证。国际社会应当加强团结,同舟共济。只要大家共同努力,就一定能战胜疫情。

为了应对罢工,医管局3日起启动“重大事故协调中心”调配人手以维持紧急服务,包括急症室及癌症服务等,估计有五成的预约手术需要改期,1/4普通科门诊服务会削减,一半职业治疗服务受到影响。3日,东方日报网记者到沙田韦尔斯亲王医院药剂部及专科门诊诊所采访时看到人流稀疏,病人量明显减少,但医院服务大致没有受到影响。病人曾先生表示不支持医护人员罢工,反问这对疫情有何帮助。他说,他本人不会用工作去逼他人满足诉求,罢工只会令人对医护人员反感。据香港文汇网3日报道,近百名市民2日手持标语到医管局大楼请愿,批评参与罢工的医护人员罔顾病人生死,并质疑他们在香港最困难的时刻不能坚守岗位,是将政治带入医院。当年的非典康复者李新维忧虑地表示,今天香港医疗设备先进了、装备完善了、防疫意识也加强了,但部分医护人员背弃病人,使抗疫战雪上加霜。

智利众议长弗洛雷斯表示,中国政府在抗击疫情过程中采取了强有力的防控措施,开展了开放透明的国际合作。“中国所作努力令人钦佩,为包括智利在内的其他国家树立了典范”。智方支持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抗击疫情,坚信中方将很快渡过难关。

相信中方有能力早日战胜疫情

面对医护人员罢工,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3日呼吁医护人员坚守岗位,以照顾病人为首位。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发文称,“职工盟”这次利用疫情引发的怨气策动医护人员罢工,和病人“揽炒”(同归于尽之意)。他说,“医管局员工连线开记者会宣布罢工,职工盟和港龙工会的头头竟然坐在台上并且发言,整件事的本质就清楚不过了”。

“南丁格尔会感到羞耻”

法国前总理拉法兰表示,我不认为一个国家遭遇的困难会改变我们同这个国家的关系。今天,法中应当展现团结。中国遇到了一个困难考验,但中国人民很勇敢。我希望法国人民能向中国朋友表示慰问!这种灾难在哪个国家都可能发生,我们应当肩并肩,推动科学家之间加强合作,实现程序透明以更好地应对。疫情不会改变法中之间多年的友谊。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蒋丽芸表示,警察止暴制乱是职责所在,“民主党”的言论不单冷血,更完全没人性。香港已经历了大半年的人祸天灾,如今疫情当前,港人必须团结一致,现在还搞政治,甚至用冷言冷语挑衅大家的情绪,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罢工人员只占一小部分

特首林郑3日下午举行记者会称,为压缩所有陆路及跨境人流,暂停罗湖、落马洲、皇岗、港澳码头口岸,4日零时起生效。但封闭更多口岸与医护人员罢工无关,任何人采取极端手段试图威逼特区政府,危害公共利益的手段都不会得逞。她表示向坚守岗位的医护人员致敬,而罢工者在关键时刻无可避免地影响病人权益,她无法认同这种做法,不少前线医护人员也不认同,对香港市民健康及公共卫生都不利。

中华民族历史上经历过很多磨难,但从来没有被压垮过。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是一次危机,也是一次大考,中国人民一定能够在磨难中继续成长。希望民进党当局也能吸取2003年“非典”“政治抗疫”的教训,不要再罔顾事实、罔顾科学、罔顾民族感情,真正从两岸同胞民族感情出发,回到“一个中国”的基础上,以病毒无情人间有爱,两岸携手共抗疫情的态度,重新盘点自己的所作所为,不要再辜负台湾民众的信任。(作者:王鸿志,系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副研究员)

一是借机抹黑大陆。当年台湾从首例到第5例“非典”病例皆为境外输入型,故民进党当局认为只要做好境外输入的管控,危机就能迎刃而解。于是防疫工作变成了关闭岛内对外连接,主要针对当时疫情最为严重的大陆和香港采取防控,但却忽视了本地感染个案的防治。于是台卫生主管部门居然制作了这样一个公众广告,说在台湾岛内“匪谍”比“非典”病患还要多,民众要多注意的是“匪谍”,而不是“非典”,企图借防疫煽动岛内民众对抗大陆的情绪。

民建联副主席陈学锋批评称,有人不幸地感染疾病,泛暴派竟在“官方”社交平台卑劣地幸灾乐祸,反映他们根本无人格可言,令人愤怒。陈学锋称,疾病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政治立场而被免疫,呼吁社会要齐心。

西班牙首相桑切斯表示,中国政府应对疫情举措及时、有力,相信中方有能力早日战胜疫情。西政府愿为中国抗击疫情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反对因为疫情而出现的偏见和排外情绪。

二是“亲美反中”和“防疫政治化”。在防疫物资上,民进党当局第一时间宣布口罩要管制,禁止出口大陆地区。而3月18日台湾与美国却发表了“防疫合作联合声明”,声称将在快筛试剂的研发等六个项目进行合作,美国将保留30万件防护衣原料给台湾,台湾将在口罩产量稳定后每周向美国提供10万个口罩。在人员管控上,2月5日民进党当局就将大陆列为二级以上流行地区,大陆人士暂时禁止入台,11日又宣布香港、澳门地区学生也暂缓赴台。相较于对大陆管控的雷厉风行,面对欧美日时,民进党当局的动作却迟缓起来,直到境外输入病例不断增加,才于3月19日对98个国家和地区发出三级警告。台湾防疫学会荣誉理事长王仁贤表示,“当下半场换场与欧美日对垒时,台湾就完全矮了一截,拖泥带水地搞到其他国家都锁国了,台湾才提升旅游警讯”“被‘反中’情绪操弄后,延迟管理欧美日,是造成现在大量病例反输入台湾的元凶”。

我们查阅当年资料发现,2003年“非典”期间,台湾从3月出现首例感染者开始,到4月21日台北市和平医院爆发集体感染事件前,疫情相对稳定,一度保持了“零死亡、零输出、零社区感染”的亮眼纪录。但从和平医院爆发疫情后,形势急转直下,从南到北多家医院出现集体感染,社区感染更使得人心惶惶。同年5月21日,世界卫生组织将台湾列入感染区,直到7月5日才最后一个从感染区除名,最终造成674名感染,84人死亡。事后分析,台湾疫情防控破功的原因,与当时执政的民进党当局“借疫情搞政治”脱不开干系。

奥地利前总统菲舍尔表示,他一直密切关注着中国抗击疫情的最新动态。奥地利将竭尽所能提供帮助,他本人也已经与奥地利相关部门进行了联系。他深信,只要各方团结一致,共同努力,就一定能尽快控制疫情发展并最终彻底战胜疫情,这是所有人的心愿。此时此刻,奥地利人民与中国人民感同身受、团结一致。“我希望中国的医务人员取得胜利!祝你们一切顺利!”

以罢工要挟“全面封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