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鸟科技一块“屏”诞生出的行业准独角兽

1月15日报道(文/林京)

雷鸟科技的目标是服务好整个家庭场景,因此在OTT运营之外,还开拓了其他业务,包括AI×IoT运营业务,甚至包括手机上服务场景的探索。

目前,雷鸟科技处于在商业智能阶段。雷鸟科技的大数据分析师基于大数据去研究商业逻辑,包括用户研究和流量分配研究,在得到研究结论的基础上通过人来做决策,最终决定能最大化提高转化率的流量分配方案,以驱动业务优化和增长。

作为一个AI×IoT运营平台,雷鸟希望为用户提供影视、教育、生活等家庭会员大管家的服务。

谭叔,身高大概一米七八,清瘦,湖南宁乡人,性格外向,待人热情真诚。我看到过他穿志愿军军装的照片,一个字:帅!谭叔从小家境贫寒,10岁就开始给本村地主放牛。15岁那年,地主见他长大了力气也不小,让他去当船工。长沙和平解放后,16岁的谭叔参军到县大队当兵,1952年1月入朝参战。谭叔在志愿军炮兵某部先当战士,后当炮手,在战火中经受考验。有一次在战斗中左胳膊中弹,手术后他向医生要来取出的子弹做纪念。后来,这枚子弹与他的各类奖章、证书一起被珍藏在一个自制小铁皮盒子里,陪伴他度过余生。

在智能电视/智屏上的互联网平台业务上,雷鸟最核心的竞争优势是效率。这里的“效率”既包括引入各种新场景、新服务的效率,也包括把这些服务/内容分配到不同用户、不同场景的效率,还包括让这些业务的转化率变得足够高。

我相信,当你尝试使用Game & Watch:Super Mario Bros复古掌机之后就会发现,它的魅力远大于它灵巧的身形。

从各个数据维度来看,雷鸟科技都成为OTT行业领跑的准独角兽。

此外,2020年第三季度雷鸟科技收入1.8亿港元,同比提升78.7%;上半年收入已达4.0亿港元,2020年前三季度收入超去年全年(5.5亿港元)。

为满足用户多样化需求,雷鸟还率先将院线电影引入大屏端。2020年春节期间,雷鸟科技上线了《囧妈》、《肥龙过江》等热门影片。2021年元旦,雷鸟科技在TCL电视上全网首播热门喜剧电影《我和我的家乡》,收获许多好评。

现如今,谭叔、郑叔、冷叔的音容笑貌依然会时常浮现在我的眼前。那些战斗的往事不会消散,英雄的记忆不可磨灭,这么多年过去了,依然时刻激励着我向上、向前……

郑叔在部队服役6年,回到地方后一直在矿山工作,当风钻工。那可是个体力活儿,他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进入20世纪80年代,他担任了全矿的生产安全员,大胆管理,不放过任何安全隐患,赢得了工友们的尊敬。

雷鸟科技观察到未来在大屏上,竖屏会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产品形态。基于此判断,雷鸟科技做了两项工作——一方面和手机进行更多协作,不仅仅只是通过投屏,还试图做更多、更深入的整合;另一方面拓展更多合作伙伴,直接在大屏上打造竖屏场景和内容。

谭叔1958年3月回国,当了矿山的一名汽车驾驶员。我后来从部队退伍回来,与谭叔在一个班,得到他许多帮助。他对年轻人总是特别热情,鼓励我们要敢于挑战,不怕失败。

2020年,雷鸟推荐系统构建了分层用户画像模型,结合深度学习,构建更加精准的用户兴趣模型,近实时获取当前用户兴趣,整体点击率提升60%以上;开发统一的媒资分发系统,日更新10000+媒资内容,结合多种混合模型策略,机器自动组合个性化多栏目,日均更新个性化栏目1000+,转化效率提升30%。

场景互联网的发展,给大屏互联网领域带来新的变化和发展机遇。后疫情时代,大屏互联网的红利刚刚开始,未来无疑会有更多的增长空间。

用AI分析用户行为,做出决策

从单月观看总时长来看,PC互联网同比减少6.7%、移动互联网增速放缓,大屏互联网目前达到253.2亿小时,还在持续稳步增长中。基于此,未来大屏互联网时长将达到移动互联网的1/5到1/3。

不久前,我看到了一份郑叔当年战场鉴定的原始资料,上面记载:作战勇敢,不怕敌机、大炮……看到这里,我的眼睛湿润了。可以想象,郑叔的战斗岗位有多危险,随时都有可能遭到敌机的轰炸和扫射,也时刻面临敌人炮火的轰击。可是郑叔根本不在乎,他不怕,他随时准备牺牲自己的生命,以捍卫祖国的安宁。

在OTT迅猛发展的同时,雷鸟科技率先提出了“场景互联网”概念,不同于通用互联网,它是指在智能电视、智能眼镜、智能手表等智能设备上的互联网业务,专门服务于某些特定的场景。雷鸟科技提出,未来将从移动互联网进入到场景互联网时代,智能电视/智屏上的大屏互联网正是场景互联网的代表之一。

这得益于其在三方面的效率提升——第一,做了大量用户洞察的工作,了解不同年龄、不同类型的用户的喜好和行为习惯;第二,在流量分配上,追求帕累托最优,什么样的时间、什么样的地点、什么样的场景、给什么样的用户推荐他最喜欢的内容和服务。第三,运用数据驱动增长的策略,在各个业务环节提高用户转化率,从而驱动各业务增长。

2020年,雷鸟独家首发快手TV版、联合首发腾讯START云游戏、与8家云游戏服务商达成合作,成为目前云游戏内容最丰富的OTT平台。

自2017年成立以来,雷鸟科技成长迅速,在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20胡润中国瞪羚企业》榜单中,雷鸟科技被评为中国未来三年最有可能达到独角兽级的高成长性企业之一。

收入大幅增长背后,主要得益于会员业务和增值业务的强势发力。从Q3财报来看,雷鸟主营业务效率持续提升,会员业务收入同比增长82.3%;同时少儿、教育、雷鸟联盟等创新业务成长速度加快,增值业务收入同比增长达到300%。

近年来,视频网站的高速发展,加速智能电视的发展和变革,当电视与短视频及各项家庭场景应用结合起来,正爆发出更多的火花。

雷鸟处在一个创新性行业,未来面临很多变化和不确定性,如何在业务上快速响应,包括把握行业出现的一些颠覆性创新的机会,这是最大的挑战。

雷鸟科技是TCL电子(01070.HK)旗下的OTT大屏服务商,目前已经在TCL电视上线数个短视频应用:西瓜视频TV版(鲜时光)、橙子短视频、快手TV版。通过拓展短视频、教育、健身、游戏、电商等新场景,雷鸟科技不断丰富用户的客厅生活,让OTT大屏电视由单一的影视服务载体向多元化服务平台转化。

TCL电子Q3财报显示,2020年首三季度每用户平均收入(ARPU)达33.8港元,同比上升36.5%,雷鸟单用户产生的价值,要比行业平均水平更高。2020年9月,雷鸟科技存量会员数同比增长42.2%。

疫情期间,OTT行业逆势增长。当OTT大屏逐渐向泛智屏过渡,智屏生态1.0时代已然到来。过去OTT平台以提供长视频为主要内容,随着智能电视/智屏上的内容和场景不断进化,现在拓展到短视频、云游戏、电商等娱乐内容,又从娱乐扩展到健康、医疗、衣食住行等生活领域。

梳理雷鸟科技的快速成长史,与这家企业对行业的深刻洞察与快速决策密不可分。在快速崛起却充满变革的OTT行业中,每一个参赛者的敏锐度必须得像只猎豹,否则稍有不慎就会三振出局。

郑叔、冷叔他俩都是小个子,一米六左右。郑叔胖胖的,冷叔瘦瘦的。他俩都是本地人,我们江西修水县当年参加志愿军的老战士有一千多人,三四百人光荣负伤,还有很多人没有回来。

郑叔是1951年去的朝鲜,历任战士、副班长、班长。郑叔给我讲过一位修水籍的同乡战友,在一次阻击战中,子弹打光了就与敌人肉搏,最后壮烈牺牲,被追记二等功。

“像一只猎豹一样敏锐”

冷叔告诉我,他同连队的一位战友英勇杀敌,成为了战斗英雄,回国参加英雄模范大会,还受到毛主席的接见。那会儿,冷叔脸上的笑容是多么的灿烂!他还拿出他与英雄的合影给我看。冷叔所在的志愿军第40军是首批入朝参战的部队之一,在朝鲜战场取得了辉煌战绩,冷叔自己也在战场上荣立了三等功。

我确信你游玩过这其中三款游戏的任意一款。并且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您多年来一定收集、购买过不少任天堂的产品。Game & Watch:Super Mario Bros复古掌机拥有几乎无限的魅力,无论从哪个方面看他都能带给玩家一种纯粹的愉悦感。在包装上,Game & Watch:Super Mario Bros复古掌机本身的外观美学、坚固的结构以及小巧的屏幕都是无与伦比的。我最大的希望是任天堂不限制这款设备的存货,因为他是如此的可爱有趣,在这种大小的屏幕上游玩NES时代的杰出作品是十分出色且神奇的。

与此同时,雷鸟科技不断引入各种新的场景服务(短视频、云游戏、少儿等),提高整个平台的业务数量。

后来,组织上安排谭叔学习开车,成为一名汽车司机。朝鲜地形复杂,山势险峻,公路行车困难重重。谭叔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下不断成长进步,经常在敌人的飞机和大炮轰炸下,通过封锁线,将弹药及补给物资运到前线。

冷叔离开部队后,当起了锻工,抡大锤打铁,一直干到退休。工作的锻工房,被冷叔收拾得整整齐齐,机器设备擦拭得油光发亮,几十年如一日。20世纪80年代末的一天,我去县城开会,遇到一位叫龚湘兰的女领导。得知我来自一家军工企业时,她问我认识不认识一位叫冷迅雷的人。提到冷叔的名字,我眼睛一亮,赶紧回答:认识、认识。她对我说:“1949年春夏时,我和老冷都在渣津区委工作,公审恶霸大地主时,我们都是审判委员会成员,是老同事。他是一位乐于助人、思想进步的好同志。不久后,他就参军到县大队当兵了,听说后来去了朝鲜作战……”

除了提高平台业务数量,还需要保证用户能高效准确地接触到想要的业务服务,这涉及到流量分配效率问题。

智能电视/智屏上的网络效应分为两类,第一是面向用户的产品创新,比如基于视频通话的大屏社交;第二是整个智屏生态的网络效应,随着未来智屏上的场景积累得足够多,网络效益也会显现出来。

目前雷鸟科技在AI×IoT业务的布局包括三个方面:第一,在数据智能方向,通过大数据让设备更“聪明”。第二,在合适的AI×IoT设备(冰箱、空调、微波炉、洗衣机)上提供相应的运营服务。第三,各个AI×IoT设备之间的进行互动和联通。雷鸟服务家庭场景,打造“大荟员”服务,“大荟员”包括在电视上的屏、冰箱的屏、抽油烟机的屏都能互通共享,比如在某音乐平台上买了会员,那么在做饭的时候可以在抽油烟机上听等等。

2019年,雷鸟科技全面优化智能AI推荐系统,从系统、垂直业务和具体内容三个层面为用户及时、精准地推荐个性化内容。

与此同时,雷鸟科技也在开始思考和探索网络效应方面的建设。

截至2020年Q3,AI推荐算法在TCL电视主流机型的覆盖率超97%,覆盖日活用户超80%,实现内容点击率提升近2倍。

未来,当雷鸟科技进化到智能商业阶段,用机器学习来寻求最优解,用AI代替人来做决策。

随着基于大数据的个性化推荐、高精度的人机交互和不卡顿等基础体验的持续提升,雷鸟和它所在的OTT赛道将迎来新一轮崛起的红利。

从发展阶段来看,雷鸟的平台业务经历了从没有数据(2017年)—有数据(2018-2019年)—BI(商业智能,2019-2020年)—智能商业(2021年后)这四个阶段。

任天堂复古掌机,除了三款内置游戏外,还可作为时钟使用

2019年,雷鸟科技和TCL电子产品中心、TCL工业研究院联合研发了TCL·XESS旋转智屏,并开发了竖屏专区。在竖屏短视频专区内,雷鸟和西瓜视频、快手等进行了合作;在竖屏教育区内,雷鸟则和KaDa故事等进行了合作;在竖屏健身区内,雷鸟和Keep、CoachAI等合作,还有竖屏名画、竖屏4K内容。

疫情促进用户回归大屏,国内智能电视的日均开机时长得到显著提升。随着5G、云计算、大数据、超高清视频等技术的不断成熟,电视产业也走进智屏阶段,满足用户更多需求。

通过“屏”这个入口,雷鸟科技正在加速重构“电视”格局。

雷鸟科技认为,“泛智屏”必然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出现,智屏也不一定必然附着在电视这个单一媒介上,镜子、冰箱等媒介在物联网等技术的支持下也能成为智屏活跃的场域。

从月活来看,截至2020年6月,PC互联网MAU是4.9亿,同比下降3.1%;移动互联网MAU是11.55亿,同比增速下滑至1.5%;大屏互联网MAU是1.7亿,同比增长13%。

20世纪70年代,无论是看国产电影故事片《上甘岭》《英雄儿女》《打击侵略者》《奇袭》,还是看朝鲜故事片《南江村的妇女》《摘苹果的时候》《鲜花盛开的村庄》,我和小伙伴们像过年一样开心,都会去围着谭叔、郑叔、冷叔,询问打仗的事情。在我们心中,他们就是英雄,是最可爱的人。谭叔、郑叔会唱朝鲜歌曲,还会说一些朝鲜语。冷叔这些都会,他还会跳朝鲜舞。

住在我家斜对面的谭玉坤叔叔是汽车兵,住同一栋平房的郑阶兰叔叔是防空兵。我父亲同班工友冷迅雷叔叔是机枪手,我们两家相距不到30米。

中学时,我参加军训,射击项目成绩不好。我沮丧着去向郑叔求助。他说射击的关键是双手握枪要相互用力,肩窝部顶住枪托,标尺、准星、靶心要三点成一线,扣动扳机前要屏住呼吸,屏气的时机要控制好。他拿着一块木板画上靶心靶圈,还拿了一根木棍给我做示范。我学着他的样子趴在地上,煞有介事地学着郑叔的样子,认真瞄准。那一刻,眼前仿佛出现了郑叔和他的战友在朝鲜前线英勇杀敌的情景,崇敬之情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