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再忽视“不赚钱的感染科”了

不能再忽视“不赚钱的感染科”了

疫情防控是医院的法定责任,这意味着,即使亏钱也要让感染科成为大科室、强科室。

对此刘国永说,要加强和国家体育组织、奥委会、各单项组织的沟通和联系,希望把中国代表团安全备战的情况和信息及时传递出去,积极配合赛事举办地政府关于疫情方面的要求,相互理解,希望能给运动员参加奥运资格赛提供更好的条件。

刘国永称,国家体育总局已经成立防疫办公室,一手抓疫情防控,确保备战队伍安全,一手抓东京奥运会和北京冬奥会备战,降低疫情影响。“目前各支国家队的备战情况一切顺利,备战队伍中没有一例疑似病例发生。”

受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影响,中国国内举办的体育比赛相继延期,原定于2月16日至26日在内蒙古自治区举行的第十四届全国冬季运动会延期举行。“我们要继续观察疫情的发展情况,如果2月底情况稳定,具备雪上比赛的条件,就会马上恢复举办,如果不具备条件,将推迟到年底举办。”刘国永说。

当前的问题是,一些医院虽然在名称上将传染科改为感染科,但功能并没有作出多大改变,仍然秉持过去的思路,以治疗传染病为主。在不少医院,负责传染病卡上报的是一个科室,负责院内感染卡上报的则是发生院感的具体科室,“感染”与“传染”形成割裂,不仅会让隐匿或新发传染病预警变慢,还可能让疫情被当成普通院内感染来对待。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和担当

再过几天就是李彦国的20岁生日,这个生日,他有了不一样的体会:“以前我很害怕20岁的到来,因为20岁意味着长大成人,要承担相应的责任。但真的临近这个关口,我发现其实自己还是比较坦然,只要不断努力,总能收获更好的自己。”李彦国表示,20岁生日,他依然会坚守岗位,“最好的生日礼物就是春运立功竞赛的奖状。”

CBA联赛、中超联赛等国内赛事也都推迟举行。刘国永说,足篮排职业联赛都通过网站发布了推迟的信息。“我们认为这是非常恰当的,恢复联赛也是要根据疫情发展的情况,根据赛事举办地当地政府对大型体育赛事的要求来统筹,一定要把运动员安全和广大市民的安全放在首位。”(完)

“最大的梦想是家人坐上我开的火车”

传染科升级成感染科,虽一字之改,却重若千钧。名称改了,职责就得从诊疗传染病,升级为负责感染控制和疫情防控,业务对口机构也不再仅仅是专科传染病医院,而是整个社会防疫体系。名称升级,功能却没有升级,一旦出现突发疫情,应急处置能力就可能大受影响。

疫情防控是医院的法定责任,这意味着,即使亏钱也要让感染科成为大科室、强科室。并且,感染科承担的任务特殊,假如医院秉持“赚多发多”的绩效考核办法,感染科自然也就失去了对医护人才的吸引力。

具体到国家队的管理,刘国永表示,目前重点队伍都集中在北京的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奥体中心、北京体育大学,在队伍不移动的情况下严防死守,确保运动员的训练、饮食、交通各个环节都安全可靠。

下一步,李彦国还将继续学习,待乘务里程达到10万公里,他将报名参加电力机车司机考试,成为一名正式的火车司机。(完)

而在“60后”的李福友眼里,自己这个小徒弟也在不断给他创造惊喜,“一开始听说给我分了个‘00后’当徒弟,我内心有点打鼓。”让李福友没想到的是,这个小徒弟一声不吭跟着他踏踏实实一干就是半年,并且无论是理论学习还是实际操作都在飞速进步。

而据媒体最新报道,张文宏在博士毕业后,曾因感染科边缘化、待遇低,想过另谋出路——这并非娇嗔,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医院感染科,长期以来都是弱势的存在。

本次“三微”大赛于今年7月19日正式启动。中国市场监管报社社长张霞表示,首届“三微大赛”得到总局相关司局和直属单位,以及全国各地市场监管部门和社会公众的积极响应与大力支持,作品来源除了各级市场监管系统,还有相当数量的社会参赛作品。作品内容涵盖市场准入、食品安全、信用监管、质量监督、认证、认可、计量、检测等方方面面市场监管职能。

在昆明机务段凉亭运用车间出乘大厅里,电力机车副司机李彦国正在与师傅李福友一同作出乘前的准备,核对手帐、出勤传达、面部识别、酒精测试,李彦国早已十分娴熟。今年春运,这个“00后”哈尼族小伙登上了属于自己的春运“舞台”。

事实上,早些年,我国综合性医院大多设有传染科,负责传染病的隔离收治工作,对传染病专科医院形成补充。但得益于医学、疫苗等的发展,不少曾经流行的传染病已经基本消失。另外,随着传染病疾病谱的演变,狭义上的传染科已满足不了社会需求,比如很多院内感染病例并不能诊断为传染病,传染科从事感染控制工作,就显得“名不正言不顺”。

“看见他就像看见自己的孩子,感觉自己奋斗了一辈子的事业后继有人。”李福友感慨地说道。

春节期间,流动人员数量增多,严防疫情扩散事关重大。希望房地产行业和企业,以党中央提出的"生命重于泰山,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为己任,坚决服从各地各级政府安排和调配,务请各企业在涉及疫情防控的节点上,严密布控,扎实到位。

让感染科实至名归,除了功能和职责需随名称升级外,更应赋予感染科更多公益性。无论是感染控制还是疫情防控,都是小概率事件,倘若只从经济效益上来考量,很多时候确实是“赔本买卖”。但这一次的疫情让我们看到了另一本“经济账”“民生账”。

功夫不负有心人,短短几个月时间,李彦国就从一名对火车司机一无所知的“门外汉”成长为专业知识“小能手”。2019年11月,李彦国以六门考试平均90分以上的优秀成绩成功考上了电力机车副司机,原本对这名“00后”持怀疑态度的人也纷纷向他竖起了大拇指。

“从小我就喜欢火车,每次在电视里看到火车飞驰而过,总会不自觉地向前探头。”李彦国说。为此,高考后,他义无反顾选择了铁路相关专业,并在大学校园招聘时早早与铁路签了约,2019年7月成功成为一名电力机车学员司机。

获奖代表济南市高新区市场监管局干部贾琳琳表示,“三微”大赛运用新传播手段调动了广大基层监管干部的积极性,明年争取制作更好的作品参赛,展现新的精神风貌。

李彦国和师傅手比眼看标准作业。中国铁路昆明局集团昆明机务段供图

跟师傅一起工作时间长了,李彦国也看到了火车司机的不容易,经常昼夜倒班,开车时精力高度集中,下班又需要不断学习新知识。但这反而更加激励了李彦国当好一名火车司机:“年轻人就是要不断充实自己,挑战自我。”

李彦国的偶像是自己的师傅,安全行车近50万公里的李福友,从事火车司机职业30多年,局管内所有线路上,哪里需要注意控速,哪个区间需要提几级手柄,他都了然于心。

近段时间,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上海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因其专业人做专业事、说真话说人话而屡屡霸屏。

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新闻宣传司副司长刘仲书指出,组织发起此次大赛是为了生动展示市场监管系统广大基层人员爱岗敬业、恪尽职守、无私奉献的感人事迹和鲜活形象。

李彦国和师傅李福友在核对揭示。中国铁路昆明局集团昆明机务段供图

“最大的梦想就是家人坐上我开的火车。”谈起新年愿望,这个19岁的大男孩羞涩地笑了,他表示,家乡交通闭塞,父母出行多以大巴为主,希望以后父母能乘坐上自己开的火车,感受一下平稳舒适的出行方式。

这就需要医卫投入层面和医院方面都更重视感染科。这样的“重视”,在平时看似有些“吃亏”,但突发疫情来了就会明白其“投有所值”。

刘仲书表示,总局新闻宣传司将通过总局官网等相关平台,做好大赛优秀作品的展播工作。他希望今后“三微”大赛在组织运作、立意策划、制作水平、作品质量、社会影响等方面迈上更高的层次,取得更好的效果。

在此次疫情初期,武汉市感染科资源就显得比较短缺,当地多家市属医院都长期没有开设感染科,导致很多患者都被集中在专门收治传染病患者的金银潭医院,令该医院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承受了巨大的负荷。

打破“00后”的固有标签

为推动“三微”原创内容的有效发展,颁奖会后主办方专门组织了交流研讨,来自百度和快手相关负责人作了《政务内容传播解决方案》《政务号应用和短视频剪辑》的主题分享。(完)

刘国永还表示,原本在国内举行的奥运选拔赛以及中国队在境外参加的奥运资格赛都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一方面给我们的参赛带来了很多困难,另一方面也是对运动队的考验,能不能在复杂、多变的困难环境中赛出水平。”

“现在中老国际铁路通道正在加紧建设,预计2021年底就能开通,在我的家乡普洱也设了站点,两三个小时就能到达,我感觉自己离梦想又近了一步,家乡人民也能乘坐着火车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

就现实看,医院感染科虽然是新发、突发传染病及其他重大公共卫生事件发生时冲在第一线的科室,但由于平时不太赚钱,在不少医院都不受重视。这种边缘化导致感染科医护人员普遍待遇低,医学院毕业生也不想来感染科。这也产生了恶性循环:感染科在人员、场地、设备等方面都没办法正常更新。有的医院不仅未建感染科,甚至将原来的传染科直接裁撤。

李彦国在检查车钩状态。中国铁路昆明局集团昆明机务段供图

走上工作岗位的李彦国踌躇满志,随即而来的火车司机必学课程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摆在寝室厚厚的一大摞专业书籍、晦涩难懂的专业词汇、繁复多变的低压试验故障,一度让他头疼不已。“要学习背诵的内容很多,技规、行规、一次作业标准、机车自检自修……”

2003年SARS过后,医院普遍设立的发热门诊和肠道门诊,是以单一症状划分的综合性门诊,除了要收治传染病外,更需甄别与发热和腹泻等症状有关的感染性疾病,由感染科取代传染科,更便于管理这些门诊。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和担当”,这句话被李彦国贴在床头作为自己的座右铭,他常说庆幸自己生活在这个美好的时代,在这样建功立业的大好环境下,年轻一代人也应该承担起属于自己的责任。

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新闻宣传司副司长刘仲书讲话 刘亮 摄

由于家乡普洱不通铁路,李彦国的父母对火车了解并不深,但他们却坚定地支持儿子的选择。寨子里的人听说李彦国开火车后,都十分羡慕,经常找他询问一些关于火车的知识。“有一次我回家,寨子里的阿伯们问我,开火车是不是和开汽车一样,我告诉他们不是的,火车没有方向盘。”李彦国笑着说。

短暂的迷茫过后,李彦国开始全身心投入学习。规章记不住,就利用下班时间多背诵;作业标准不掌握,就及时向身边的老职工们请教;低压试验发现问题处置不了,就一遍遍对照电路图排查。